首頁>精品賞析>青藤門下牛馬走丨榮寶齋(上海)九周年書畫精品拍賣會拍品選粹(五)

青藤門下牛馬走丨榮寶齋(上海)九周年書畫精品拍賣會拍品選粹(五)

徐渭 行書《白鹿表》

局部1

局部2

外觀圖

徐渭(1521-1593

行書《白鹿表》

水墨絹本 手卷

鈐?。盒煳加?、文長氏、天池山人、青藤道士、公孫大娘、湘管齋、濟惠

鑒藏?。簶s寶齋收藏

釋文:白鹿表,臣謹按圖牒,再紀道詮,乃知麋鹿之群,別有神仙之品,歷一千歲始化而蒼,又五百年乃更為白,自茲以往,其壽無疆。至于鏈神伏氣之征,應德協期之兆,莫能罄述,誠亦希逢。必有明圣之君,躬修玄默之道,保和性命,契合始初,然后斯祥可得而致。恭惟皇上,凝神沕穆,抱性清真,不言而時以行,無為而民自化,德邁羲皇之上,齡齊天地之長。乃致仙麋,遙呈海嶠,奇毛灑雪,島中銀浪增輝,妙體搏冰,天上瑤星應瑞,是蓋神靈之所召,夫豈虞羅之可羈。且地當寧波定海之間,況時值陽長陰消之候,允著晏清之效,兼昭晉盛之占。顧臣叨握兵符,式遵成筭,蠢茲夷狄,尚爾跳梁,日與褊裨,相為犄角。偶幸捷音之會,嗣登和氣之祥。為宜付之史官,以光簡冊,內諸文囿,俾樂沼臺。覓草通靈,益感百神之集,銜芝候輦,長迎萬歲之游。

款識:青藤道士徐渭并圖,時萬歷辛卯(1591年)中秋后三日也。

已知著錄:1、《榮寶齋珍藏?10P72、P73,榮寶齋出版社,2009年。

2、《中國書法全集53?明代?徐謂》P351-360,榮寶齋出版社,2010年。

說明:此作品為榮寶齋庫存商品。

尺寸:25.5 ×245cm 5.6平尺

糾纏徐渭一生的《白鹿表》

劉正成

徐渭畫像

徐渭《初進白鹿表小楷橫幅》約作于嘉靖三十七年(一五五八)三十八歲,而《白鹿表行草卷》[1]自署書于萬歷辛卯中秋后三日,即萬歷十九年(一五九一)七十一歲時書。徐渭卒于萬歷二十一年(一五九三),小楷《白鹿表》是他初入胡宗憲幕,可謂步入政壇的人生開幕,行草《白鹿表》書于他死之前二年,可謂人生的落幕,這不僅在徐渭一生中僅有的特例,縱觀中國書法史也是絕無僅有,于此可見《白鹿表》在作者的書法創作及人生旅程中的重要意義。關于此,我二00八年在《中國書法全集53-徐渭》卷中所撰寫的《徐渭書法書法評傳》中就反復論述了這個問題。最近又在上海有幸再次得觀榮寶齋舊藏的這件《白鹿表行草卷》,回到北京家中后翻開《中國書法全集53-徐渭》卷,讓我感慨有加。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和崔志強赴紹興,在朱昆明、趙雁君二先生的引導陪同下在蘭亭北麓印山越國王陵附近尋找徐渭墓冢算起,到此卷問世曾經醞釀、準備和編撰此書十五年左右時間,此卷又出版了十二年,徐渭《白鹿表》的及其一生命運紀錄也影響了我對中國書法藝術史的思考。我在《徐渭書法書法評傳》第一章中即寫到:

本卷所收錄的《初進白鹿表小揩橫幅》拓本,顯然不是當初胡宗憲呈上朝廷的原件,因為未遵呈表格式書寫,作為抄本現在傳世的還有一件收藏于榮寶齋的《白鹿表行草卷》,徐渭自署萬歷中秋后三日也,即萬歷十九年七十一歲時所書,可見,徐渭一生并非只書寫過一件《白鹿表》。這個手卷是行草書,字勢恣肆而從容,正是徐渭晚年爐火純青之作。我想,如果徐渭在嘉靖三十七年抄寫上報朝廷的《白鹿表》,運用萬歷十九年抄寫的這件《白鹿表》手卷風格的話,那么這種蒼勁奇崛、個性詭異的行草書,顯然不會受到習慣于臺閣體傳統的皇帝和廟堂人士青睞的。而這件小楷,雋秀遒媚,嚴謹超邁,確有二王、蘇東坡與趙孟頫諸賢小楷的秀逸之氣,應屬早期作品,更近于早年原件的體勢風貌。不容置疑,秀麗的腴文與秀媚的頗近于臺閣體小楷,才會讓《白鹿表》文書雙勝,取悅于宮廷?!?span>1〕

這里提到《白鹿表》,其實墨跡本只有一件傳世,就是收藏于榮寶齋的《白鹿表行草卷》。但是《白鹿表》的故事卻很多。

一、《白鹿表》與酬字堂

徐渭的自傳《畸譜》〔2〕嘉靖三十一年戊午三十八歲:孟春之三日,幕再招。時獲白鹿二,先冬得牝,是更得牡,令草兩表以獻。

這里所謂令草兩表以獻,這兩表即《代初進白牡鹿表》、《代初進白鹿賜寶鈔彩緞謝表》,而傳世的徐文長《白鹿表》書法作品即前者,均載于《徐文長三集》卷十三。[3]《中國書法全集53-徐渭》副主編沈偉在其作品考釋中引陶望齡《徐文長傳》所記錄的一段趣聞。云:

胡少保宗憲總督浙江,或薦渭善古文詞者,招致幕府,笎書記。時方獲白鹿海上,表以獻。表成,招渭視之。渭覽罷,瞠視不答。胡公曰:生有不足耶?試為之。退而稿進。公故豪武,不甚能識表。乃寫為兩函,戒使者以視所善諸學士董公份等,謂孰優者即上。至都,請學士見之,果賞渭作。表進,上大嘉悅其文,旬月間遍誦人口。公(胡宗憲)始重渭,寵禮獨甚。[4]

胡宗憲在浙江抗倭的緊急關頭,他的后臺嚴嵩一黨的趙文華死,而嚴嵩尚未巴結上之前,他不受朝廷信任。這時,徐渭代擬的《白鹿表》使他得到皇帝的賞識和信任,穩住了地位一年后加太子太保、左都御史,又晉兵部尚書。然而,徐渭心里并不高興,對胡宗憲獻瑞之舉頗不以為然,欲賦以諷公,未能也”(《十白賦序》)。[5]畢竟他因之得到了胡宗憲的賞識,胡宗憲不僅同意徐渭的入幕條件以賓客之優待之,并賞賜給了徐渭許多銀線。

徐渭曾作一文曰《酬字堂記》[6],記述了他于嘉靖三十五年曾為胡宗憲作過《鎮海樓記》[7],記述其抗倭軍功,于是賞了徐渭廩銀二百有二十兩,在紹興城東南修建了居所,額其堂曰酬字??梢?,徐渭入胡宗憲幕的初心除了參謀軍事抗倭外,他得到賞賜雖一再推辭但內心是很高興,因為他真心贊賞胡宗憲的抗倭立功。試想,一篇六百四十七個字的《鎮海樓記》便換得一個占地十畝的大宅院,《白鹿表》能帶給多少報酬可想而知,自然也是一個窮生員的稻梁之謀耳??v觀徐渭窮困一生,而這段時間卻是徐渭堪稱曇花一現的富裕時候。

但好日子很短暫,嘉靖四十一年壬戌四十二歲時,胡宗憲因涉魏忠賢案被逮入京冤獄,十一月胡幕散,第二年徐渭遷回紹興酬字堂。至此,入住酬字堂成了徐渭一生命運的分水嶺。

二、《白鹿表》與殺妻下獄

徐渭一生命運最大的爭議和低潮是殺妻,從而陷七載死

囚牢獄之苦,起因亦在于《白鹿表》。

我在前述的《徐渭書法評傳》的第二章曾專門分析論述的徐渭殺妻案的原委,為徐渭辯解是因經神病發作而過失殺人。

徐渭在自己晚年所作《畸譜》中比較冷靜地概述這段歷史。云:

四十一歲。娶張。應辛酉科,後北。自此祟漸赫赫,予奔應不暇,與科長別矣。[8]

娶張,即這年娶了繼妻張氏。祟漸赫赫,精神病在逐漸加重。顏師古注《前漢·江充傳》釋曰:祟,禍咎之徵,鬼神所以示人也。由所起的精神失常,這是什么呢?徐渭在整理自己的文集中所作《抄小集自序》談到當時他所經歷的政治變遷,影響到他的家庭生活。云:

余夙學為古文詞,晚被少保胡公檄作《鹿表》,已乃百辭而百縻,往來幕中者五年。卒以此無聊,變起閨閣。[9]

所《鹿表》即代胡宗憲所作的《代初進白牡鹿表》。明詹景鳳作《東圖玄覽編》記載了書畫賄賂事:中書舍人羅龍文托黃淳父、許元復兩人以千金購(懷素《自敘帖》)于文征明,買獻相國(嚴嵩)。它記錄了逮捕嚴嵩同時,大肆搜捕嚴黨。在查抄嚴黨羅龍文時發現了他購買書畫賄賂嚴嵩的記錄。與此同時,徐渭聽到在這種辦案查抄中也抄到了他代胡宗憲所寫的《白鹿表》,以及代胡宗憲所起草的各種書信文件。

徐渭是從什么渠道得到這個信息的呢?就是胡幕散他回到紹興后,經人介紹被號稱青詞宰相的禮部尚書李春芳用六十兩銀子聘請到北京當幕僚。而這個李春芳就是懲治嚴嵩的主官,開始對他還抱有重振朝綱的希望,后來發現他就是一個把抗倭英雄胡宗憲打成嚴黨的主謀,必欲將胡置之死地而后快。徐渭反嚴而不反胡,讓他陷入十分矛盾的處境中。加之,徐渭來北京原以為還能幫助沈襄其父亦即他的紹興好友沈鍊因反嚴嵩被陷害腰斬的冤案平反,而李的全部心思在掃除異己,也使他十分灰心。于是在寄人籬下熬了四個月的屈辱之后,便于嘉請四十三年(一五六四)初春離京返浙,這下可算得罪權貴了。

在李春芳的各種威逼手段后,他變賣家產湊夠了六十兩銀子,于秋季返回北京向李春芳正式辭職回鄉。這時,正查到了胡宗憲寫給嚴嵩之子嚴世藩的一封自擬旨,即代皇帝草擬的圣旨。這封自擬旨稱:宗憲自敘平賊功,言以獻瑞(白鹿)得罪言官,且訐汝正受臟事,帝終憐之,并下汝正獄。”[10]而辦案的人正是當事人汪汝正,于是剛得到皇帝釋放的胡宗憲再次下獄,并瘐死獄中。聯系到眾所周知的徐渭代胡宗憲上《白鹿表》事,進而懷疑這封屬于潛越之罪的自擬旨亦是徐渭代擬,徐渭自然成了蠱惑獻瑞結黨營私的干犯。

《畸譜》云:四十五歲,病易。丁剚其耳,冬稍瘳。”[11]所謂病易,就是垂死?!抖Y記-檀弓上》:曾子臨終的故事,人之將死,易簀而終。這個簀就是睡臥之席。,同剌。徐渭在為他的醫生所作的《海上生華氏序》也自認為這種自殘行為是有激于時事。序云:

予有激于時事,病瘈甚,苦有鬼神憑之者,走拔壁柱釘可三寸許,貫左耳竅中,顛于地,撞釘沒耳竅,而不知痛,逾數旬,瘡血迸射,日數合,無三日不至者,越再月以斗計,人作蟣虱形,氣斷不屬,遍國中醫不效。”[12]

徐渭連續自殺有九次之多,并且已請木匠制好棺木。這不僅使徐渭為胡宗憲的冤屈而憤恨,也為受到冤屈而恐懼。這種恐懼最終導致了嚴重的精神疾病。雖經海上生華氏治療而愈,又因亡友沈鍊平反后在紹興舉辦的兩場公祭,強烈的內心沖突刺激下舊病復發?!痘V》:

四十六歲。易復,殺張下獄。[13]

這就是起自《白鹿表》而變起閨閣的結局。殺妻,被認為是徐渭一生的污點。但是,按今天的法典來判斷,倘若徐渭當時確實有一張神經分裂癥病情診斷書的話,他是無罪的,也不必負刑事責任去坐牢,而是應該為他治病。對女性死者的同情與對精神病者的同情是一個歷史的悖論,因之,后世的良知便杜撰出甩缶殺[14]即過失殺人的傳奇來為徐渭開脫,尤顯其一種法律精神缺失的尷尬。顯然,徐渭本人也未走出這個法律與道德的誤區,在他獄中七年的苦難之中,用各種方式無數次地為自己辯解,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他靈魂的痛楚。

三、《白鹿表》與徐渭的真我面目

徐渭為紹興的子母廟撰寫了一副楹聯。聯曰:

世上假形骸,任人揑塑;

本來真面目,由我主張![15]

什么是徐渭的真我面目呢?從《白鹿表》的變遷便可窺見其中端倪。

徐渭約作于嘉靖三十七年(一五五八)三十八歲,《初進白鹿表小楷橫幅》就是其早期書法的真面目。它是徐渭書法之,或者說能清晰看出徐渭書法的來源,即其繼承傳統書法基因的顯現。我前面引《徐謂書法評傳》的評價說:這件小楷,雋秀遒媚,嚴謹超邁,確有二王、蘇東坡與趙孟頫諸賢小楷的秀逸之氣,應屬早期作品,更近于早年原件的體勢風貌。不容置疑,秀媚的腴文與秀麗的頗近于臺閣體小楷,才會讓《白鹿表》文書雙勝,取悅于宮廷。他在其十余年后即隆慶中書于獄中現收藏于故宮博物院的《致禮部明公小楷札》[插圖三]明顯具有鐘繇特征,它是《初進白鹿表小楷橫幅》的發展,是徐渭書法步入成熟期的作品。所以我說《白鹿表》小楷是徐渭早期書法的的代表作和真面目。

下面我們一起回顧一下徐渭自署書于萬歷十九年的《白鹿表行草卷》的有關歷史背景。根據我所撰《徐渭書法年表》[16]記載,徐渭度過了前后七年的獄中生活,于萬歷元年元日前夕從獄中釋放。其后,為了維持生計,他于萬歷四年夏應少年時代好友、宣化巡撫吳兌之邀作幕一年,萬歷五年夏返鄉途經北京結識遼東名將李成梁長子李如松。徐渭為李家父子和遼東戰斗所動,有《贈遼東李長君都司》詩;寫竹相贈,有《寫竹贈李長公》詩。又為李如松題宋元畫冊,書簡往來,談兵飲酒,訂為終生至交。還為李如松作《李泊子畫冊序》,事后認為詩書皆不工,復作《復李令公書》,告之將修改后重新書寫;書《赤壁賦》四紙,和上書王維詩的紫檀詩扇一起贈李如松,有《復李令公書》;向李如松推薦同鄉裱工,又向李如松借馬三匹游西山。其后,李如松還邀徐渭做客宣化馬水口,其實是幫助徐渭鬻字畫。這些史實均載于《徐渭集》所收各卷的《致李長公》等十七札中,將這個歷史片斷摘錄出來其實是介紹徐渭晚年的書法創作與收藏的狀態。自此以后,李成梁、李如松父子的收藏行為,成了徐渭最重要的經濟收入來源。

萬歷十七年二月,徐渭有《復李令公書三》,托來人陶君攜回遼東,信中有欲刻印自己的文集,希望得到舊友李如松寄贈十五斤人參以付費用事?!稄屠盍罟珪弧分轮x信記:當年十一月,其子徐枳(托在李如松處)從遼東李如松幕中歸來,帶來李如松贈送的人參。徐渭將人參作費用,刻印出《徐文長集》十六卷和《闕編》十卷。萬歷十九年秋,湯顯祖被貶返鄉里養病,徐渭聞訊乃作《與湯義仍書》,托鄉人寄到江西,信中談到兼呈鄙刻二種,即指他用李如松所贈人參于去年---萬歷十八年所刻印這兩部書。當時,徐渭另有《櫻桃館集》若干卷未能付印,而所出二書又刻之潦草,印刷粗劣,又無錢買紙,印本極少,甚至不敢讓人知道。此事有《致天目兄丈書》記其事。[17]在這一期間,也留下了不少徐渭為報答李如松所回贈的詩、書、畫事的記載。

我在回顧這一歷程時,不僅講述了李、徐之間關于刻印文集和詩書畫往還的狀態,也想間接說明了一個重點:即將結束人生歷程之前偉大才人如徐渭者的千秋之想。這個留名后世的千秋之想不僅在徐渭的詩、文、劇本等,也在他的書與畫。徐渭流傳至今的許多精彩絕倫的書法手卷、高堂大軸,除了先后在嘉靖末、萬歷初的四度北京之行能夠得好紙大紙揮毫外,其余不少這一時期的作品用紙應該是從經常求字畫的李如松父子處得來。

萬歷后期在紹興捷戶十年的徐渭基本摒棄上流社會應酬。袁宏道《徐文長傳》載:晚年憤益深,佯狂益甚,顯者至門,皆拒不納,當道官至,求一字而不可得。”[18]徐渭從萬歷十六年春即寄居于兒媳王家,是疾病纏身最為窮困潦倒的時期,他在紹興家鄉所作字畫只能換點酒和蟹,直到他在一個僅避風雨的陋窒中以手稿作席薦孤獨而卒。是很難得到如書寫《白鹿表行草卷》這種大紙好紙的。

徐渭本是大詩人,他寫給李如松父子的書法作品中,除了《春興》、《春園暮雨》這種自書詩外,如萬歷五年寫給李成梁的《赤壁賦》等,以及徐渭傳世作品中如李白、杜甫、岑參等歷代耳熟能詳的詩文名作,大多應該是應李家父子這種不精于文學的行武人、和朝延附庸風雅的官員?!栋茁贡怼芳仁歉桧灡境实鄄⒌玫交实巯矏鄣奈恼?,朝廷士人又人盡皆知徐渭的代表作,他一生應該遵命寫過若干件。而唯一傳至今日的萬歷十九年所書《白鹿表行草卷》雖未署上款,借贈李如松父子這種朝廷富貴藏家可以流傳后世之精品力作,應該是合情合理的推測。

在做了上述具有文化人類學特征的作品歸屬的討論以后,我再分析一下《白鹿表行草卷》的藝術風格特征與價值,以及它在徐渭和近古書法史上的意義。

萬歷二十六年(一五九八)即徐渭死后六年,李贄門徒、文壇領袖袁宏道辭吳縣令,即至紹興訪問同年陶望齡時,在陶的書齋中發現了前所述刻之潦草即刷粗劣的徐渭兩部悪楮毛書,煙煤敗黑,微有字形。稍就燈間讀之,讀未數首,不覺驚躍,急呼石簣:《闕編》何人作者?今耶?古耶?’”“兩人躍起,燈影下讀復叫,叫復讀,僮仆睡者皆驚起!”“稱為奇絕,謂有明一人”[19]。同時在看了徐渭的書法之后,作了那個著名的藝術史意義的論斷。云:

予不能書,而謬謂文長書決當在王雅宜、文征仲之上,不論書法而論書神,先生者誠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俠客矣![20]

明王世貞《藝苑卮言》云:“天下法書歸吾吳,而京兆允明為最,文待詔征明、王貢士寵次之。以祝允明、文征明為代表的吳門書法史就是明代書法史,這是流傳至今的近古書法史著述的主流結論。而與此相悖的袁宏道之論卻深合我心,他關于徐謂書法的這個論斷不僅合乎藝術斷代史的事實,而且對當代書法學人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啟示。

吳門諸家皆重法度,循趙孟頫直接學唐人,滋滋于唐法,至文征明到達頂峰。文征明《跋趙鷗波書唐人授筆要說》即是取法唐人之要論。云:

昔趙鷗波嘗言:學書之法,先由執筆,點畫形似,鉤環戈磔之間,心摹手追,然后筋骨風神,可得而見。不則,是不知而作者也。今觀所書《唐人授筆要說》,則益信然。至于筆法次第,非深知者未易言也。把玩之余,為之三嘆。正德辛已端陽前二日書于玉磬山房。[21]

徐渭則不然,不言唐法而取宋意。他在《評字》中以蘇黃米蔡四家與趙孟頫的優劣比較,皆以意態為標準。云:

黃山谷書如劍戟,構密是其所長,瀟灑是其所短。蘇長公書專以老樸勝,不似其人之瀟灑,何耶?米南宮書一種出塵,人所難及,但有生熟,差不及黃之勻耳。蔡書近二王,其短者略俗耳,勁凈而勻,乃其所長。趙孟頫雖媚,猶可言也。其似操作數率俗書不可言也。[22]

徐渭非常明確地將奉二王為圭臬的蔡襄和趙孟頫稱作俗書,而對米、黃、蘇則極為欣賞。查拙著《中國書法全集53-徐渭》卷,他在隆慶年間有《寄云岳子軍九首四體卷》,萬歷元年到萬歷二十年之間有《天瓦庵等四首四體卷》、《美人解軍七首五體卷》、《邊塞詩十四首五體書卷》、《李白蘇軾九首四體卷》、《聞有賦壞翅鶴等十五首四體卷》、《梁武帝等四家評書四體卷》等,皆擬寫蘇黃米蔡宋人四家體。若細觀之,比較摹形最接近于黃、米二體的,還是隆慶元年在獄中所書之《寄云岳子軍九首四體卷》[插圖四]。到了萬歷中、晚期,雖可見徐渭的宋人四體書逐漸愈來愈難以四分了。特別是與《白鹿表行草卷》差不多同時期即萬歷二十年所書《梁武帝等四家評書四體卷》[插圖五]已接近于徐氏一體了。

把《中國書法全集53-徐渭》卷所收七件四體卷比較觀察以后,我們再細細品味一下《白鹿表行草卷》,想必會發現已經把主要是黃、米二家徹底融鑄于徐渭一身,不露痕跡,完美無缺。如果我們要一種藝術的基因分析的話,其結構來自于黃山谷的寬博扁長而瘦硬,其筆法來自于米南宮的露鋒騰挪而矯健。這件作品在命名時曾讓我頗為斟酌,所謂行草,其實有很多的行楷字,這種的基因應來源于黃;又有很多純草字,應該來源于米芾的小草。但是必須明確界定的是,這些基因只是基因,以《白鹿表行草卷》為代表的徐渭書法頑強的個性,在整個中國書法史上都是異峰突起而罕見的。徐渭在《書季子微所藏摹本蘭亭》題跋中做了一個夫子自道。云:

非特字也,世間諸有為事,凡臨摹直寄興耳。銖而較,寸而合,豈真我面目哉?臨摹《蘭亭》本者多矣,然時時露己筆意者,始稱高手。予閱茲本,雖不能必知其為人,然窺其露己筆意,必高手也!優孟之似孫叔敖,豈并其須眉軀干而似之邪?亦取諸其意氣而已![23]

所謂意氣,就是今天所說藝術的獨立個體性格、情感與精神。徐渭生前名不出越中,徐渭生后,其書法打破了天下書法歸吾吳的吳門神話,提前實現了書法史上的改朝換代,引導了晚明六家----董其昌、張瑞圖、黃道周、倪元璐、王鐸、傅山的以掛軸為主流的書法范式,其藝術風格個個迥異,破除了吳門即文氏一門多胞胎的陋習。

今天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徐渭藝術精神引領了八大、石濤、吳昌碩、齊白石等創造的近古五百年中國寫意畫的高峰,同時引領了晚明六家創造了明代書法的高峰,同時成為近古五百年書法藝術的開山之祖。

庚子中秋后七日于泥龜夢蝶堂燈下


1995年春,劉正成、崔志強在朱昆明、趙雁君陪同下于紹興市郊尋訪徐渭墓

1、 徐渭《初進白鹿表小揩橫幅》(紹興市博物館藏拓本)


2、 徐渭《白鹿表行草卷》(榮寶齋資料室藏)


3、 徐渭《致禮部明公小楷札》(故宮博物院藏)


4、 徐渭《寄云岳子軍九首四體卷》(故宮博物院藏)


5、 徐渭《梁武帝等四家評書四體卷》(故宮博物院藏)

注釋

[1]劉正成《中國書法全集53-徐渭書法評傳》,榮寶齋2008年版,第六頁。

[2]《徐渭集四-補編-畸譜》,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一三二五頁。

[3]《徐渭集一》,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四三0頁。

[4]《徐渭集四-陶望齡-徐文長傳》,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一三三九頁。

[5]參見劉正成《中國書法全集53-徐渭書法年表》,榮寶齋2008年版,第四三一至四三二頁。

[6]《徐渭集二-徐文長三集-酬字堂記》,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六一二頁。

[7]《徐渭集二-徐文長三集-鎮海樓記》,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六一一頁。

[8]《徐渭集四-補編-畸譜》,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一三二八頁。

[9]《徐渭集二-徐文長三集-抄小集自序》,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五三六頁。

[10]參見《明史》卷二百五《胡忠憲傳》,中華書局一九七四年版,第五四一五頁。

[11]《徐渭集四-補編-畸譜》,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一三二九頁。

[12]《徐渭集二-徐文長三集-海上生華氏序》,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五五五頁。

[13]《徐渭集四-補編-畸譜》,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一三二九頁。

[14]參見清顧景星《白茅堂集》,齊魯書社一九九七年版。

[15]《徐渭集四-徐文長佚草-榜聯》,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一一六一頁。

[16][17]參見劉正成《中國書法全集53-徐渭書法年表》,榮寶齋2008年版,第四二五至四一八頁。

[18][19][20]《徐渭集四-袁宏道-徐文長傳》,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一三四三頁。

[21]劉正成、葛鴻楨《中國書法全集50-文征明書論選注》,榮寶齋2008年版,第二六五頁。

[22]《徐渭集二-徐文長三集-跋》,中華書局一九八三年第一版,第五七七頁。

劉正成(b.1946),現為國際書法家協會主席,《中國書法全集》主編,(全國)教育書畫協會高等書法教育分會顧問,北京大學、中央美院等多所院??妥淌?,原九三學社中央文化工作委員會委員。曾長期擔任中國書法家協會常務理事兼副秘書長。作為主要策展人,策劃了連續六屆全國中青年書法展、二十世紀書法大展、巴黎現代中國書法大展、建國五十周年書法大展、千年書法大展、中國涌泉國際書法大展等,中國書協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主持學術研究活動,策劃全國第二、三、四、五屆全國書學討論會,任《中國書法》雜志社社長、主編18年。1992年起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曾榮獲韓國美術家協會和韓國美術文化院頒發的世界書法功勞牌。獲中國書協的書法藝術特別貢獻獎,獲韓國全北國際書藝雙年展大獎;2015年劍橋徐志摩中英文化交流獎獲得者。主編《中國書法鑒賞大辭典》(獲第四屆國家圖書獎),主編《中國書法全集》(已出版七十三卷)。撰著:《劉正成書法集》,《當代書法精品集-劉正成》,《劉正成書法文集》(三卷),《書法藝木概論》、《晤對書藝劉正成書法對話錄》等;歷史小說集《地獄變相圖》,文化隨筆《英倫行色》等。

任伯年(1840-1895

獻壽圖

設色紙本 立軸

鈐?。侯U印、任伯年

鑒藏?。簶s寶齋收藏

款識:同治辛未(1871年)仲冬,伯年任頤寫于黃歇浦上之碧梧書屋。

已知著錄:1、《榮寶齋珍藏?3P142,榮寶齋出版社,2009年。

2、《榮寶齋日歷2015館藏書畫珍品》四月廿九日頁,榮寶齋出版社,2015年。

說明:此作品為榮寶齋庫存商品。

尺寸:194×102.4cm 17.9平尺

戲彩捧觴真樂事,蟠桃獻壽千春

——榮寶齋珍藏任伯年《獻壽圖》

任伯年作為清末海上畫派的重要畫家,在人物、花鳥諸傳統繪畫領域都有建樹。任伯年的人物畫,早年師從蕭云從,費曉樓,特別喜歡費曉樓的仕女畫。并曾一度以小樓為號,后受到任阜長的影響,專攻陳洪綬,其夸張奇偉的人物造型得益于陳洪綬,裝飾性極強的鐵線描取法于任熏。

他的人物畫大多是信筆胸臆的寫意人物,大多是傳統的古裝人物題材,他一生中創作了無數個可愛的形象,他畫的女媧、八仙、壽星、鐘馗、王母等都是民間所喜愛的形象,順應了時代的大眾趣味。

此件作品人物形象借助線條造型,以淡墨淡彩敷染,麻姑和老人衣紋粗獷流暢,如銀鉤鐵畫,屬于純粹的釘頭鼠尾描,長線行筆迅疾,盤曲回折,流暢有力,精氣逼人,起迄回旋,千姿百態。每一組線條都安排的恰到好處,都起著必不可少的重要作用。其人物在豐富精煉的線條之下,是人物造型的精準詮釋。這種以寫意為主的繪畫方式既體現了氣韻生動的傳統繪畫宗旨,又使人物形象相對豐滿真實。人物造型既有傳統的布局形式,又具有創新的繪畫技法。

麻姑獻壽是民間繪畫中常見的題材。傳說三月三日為西王母壽辰,麻姑在絳珠河畔以十三泓清泉歷經十三年,釀成靈芝酒,于是攜靈芝酒前往瑤臺為王母祝壽。畫中的麻姑相貌古雅,頗有出塵之致,符合道釋人物的特征。而另有一老者,背負一籃仙桃,站其一旁,面態可鞠。

此作品為榮寶齋所珍藏,并著錄于《榮寶齋珍藏?3》中,是任伯年不可多得的人物佳作。

龔賢(1618-1689

培芝圖

水墨絹本 立軸

鈐?。糊徺t印、半畝、野遣

款識:1、何須結伴采商山,曄曄叢生庭戶間。道洽知君仙分足,高居常此保紅顏。半畝題。鈐?。糊徺t印、半千

2、培芝苑董先生之堂也。先生讀書處有喬木,忽生靈芝數十本。因自顏其堂曰培芝。夫芝安可培也,其所以培之者遠矣,昔杜荀鶴齋產芝,明年得雋今先生出,可以為荀鶴而隱,亦不失有東園公輦。拜名草芥,預卜遐齡。因知芝者乃德葉之所鐘,而文無所記。從此階庭柱礎,累累若若,茵茵蠹蠹,或小如鏡如錢,或大如盤如碗,或若金剛臂,或如小兒 拳??扇憧刹?,味若雞酥蜜藕??烧淇赏?,類有鳳腦燕胎三秀九莖。重臺五色,方來而未已。頃會先生命余畫,余遂圖其意,而紀其事,書時康熙己巳(1689年)新夏江東龔賢。鈐?。阂扒?span>

著錄:《凝望半畝——紀念龔賢誕辰四百周年》P25。

展覽:凝望半畝——紀念龔賢誕辰四百周年書畫雅集,20184月。

說明:此作品經蕭平先生鑒定為真跡。

尺寸:184×55cm 9.1平尺

蕭平(b.1942),別署平之、戈父。室名愛蓮居。1942年生于四川重慶,祖藉江蘇揚州。1963年畢業于江蘇省國畫院。曾任書畫鑒定之職于南京博物院十九年,1981年調江蘇省國畫院。集書法、國畫、鑒賞、史論、收藏于一身。五十余年的創作、研究與實踐,在諸多方面均有不凡的造詣和建樹。作品不拘一格,借古開今,清新放逸。蕭平先生是一位集繪畫、書法、鑒賞、史論于一身的藝術家,在各個藝術領域都取得突出成就,在當今中國畫壇實屬罕見。蕭平的中國畫創作題材廣泛,山水、花鳥、人物無不精湛。他在書畫創作的同時,潛心于古今書畫真偽的辨識及中國書畫史研究,又是一位飲譽海內外的書畫鑒賞家,全世界認可的龔賢研究專家。出版有,《龔賢精品集》人民美術出版社20127月出版;《明清中國畫大師叢書龔賢》;《龔賢》;《龔賢研究集》上、下集等龔賢研究專著。

《培芝圖》1689年夏天為董先生所作。從題款可知,董先生的讀書之處有喬木,生有靈芝。畫面上所繪入云的碧樹,低矮的草亭,亭邊靈芝與蒲草叢生,恰與題款相呼應。本幅近景枯樹茅亭,中有水系,既作分隔,又成自然連綴;遠景崇峰峻嶺隱于杳靄,松蔭云氣掩映。煙涌云動,峰回路轉,光影閃耀,直如幻境。龔賢巧妙地利用秋林草屋、流泉飛瀑以及變幻浮動的煙霞來豐富畫面,進而在虛實應對中展現出空間結構的層次變化,于高低錯落中呈現出節奏律動的形式美感。圖中的山石用濕筆勾勒皴擦,表現出山石向背、虛實的塊面體積。從其淡墨皴擦中觀者可以領略到山石的陽光反射和遠山的隱現,令人感受到雨后苔石的清幽與滑潤。

龔賢生前與孔尚任交好,16898月,因老、病、窮再加上遭到迫害,悲慘離世,孔尚任把龔賢安葬于昆山老家,并替其照顧幼子。而此軸作于1689年新夏,此時的龔賢已屬風燭殘年,但他筆下的《培芝圖》有蒼渾老辣,但卻沒有老態龍鐘之感。粗放處揮灑恣肆,細節處的處理卻能精致入微。

董其昌(1555-1636

草書辛棄疾詞二首

水墨絹本、水墨紙本 手卷

鈐?。憾洳。ㄒ姟吨袊鴷嫾矣¤b款識》P1306,第80號,文物出版社,1987年。)、玄宰、玄賞齋(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P1307,第100號。)

釋文:醉里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工夫。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如何。只疑松動要來扶。以手推松使去。萬事云煙忽過,百年蒲柳先衰,,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早趁催科了納,更量出入收支,乃翁依舊管些兒,管竹管山管水。

款識:偶書辛稼軒辭,筆興所至不覺圖窮,如虎駱過橋也。董其昌庚戌(1610年)三月,眉公西佘山游,還至舟次。

陳繼儒題跋:玄宰訪眉道人于白石山,意態憨甚,遂寫此卷,因笑問余云:今日訪眉公,何如辛稼老訪陳同父時也。陳繼儒記。庚戌(1610年)新秋第一日重展此于澄鑒禪寺。鈐?。宏惱^儒印、白石樵(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P1097,第37號,文物出版社,1987年。)

說明:1、此作品為董其昌陳繼儒庚戌(1610年)出游之際所寫,此事件詳情記錄于《董其昌平系》中。

2、此作品在兩種材質上完成,絹本長247cm、紙本長110.5cm。

3、此作品由龔安東家屬友情提供。

尺寸:25×357.5cm 8.1平尺;題跋:25×61cm 1.4平尺

陳繼儒(1558-1639),字仲醇,號眉公、麋公,松江華亭(今上海松江區)人。明朝文學家、書畫家。諸生出身,二十九歲開始,隱居在小昆山,后居東佘山,關門著述,工詩善文,書法學習蘇軾和米芾,兼能繪事,屢此皇詔征用,皆以疾辭。擅長墨梅、山水,畫梅多冊頁小幅,自然隨意,意態蕭疏。論畫倡導文人畫,持南北宗論,重視畫家修養,贊同書畫同源,有《梅花冊》、《云山卷》等傳世。著有《陳眉公全集》、《小窗幽記》、《吳葛將軍墓碑》、《妮古錄》。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號思白,又號香光居士,漢族,華亭(今上海閔行區馬橋鎮)人。華亭派的主要代表。明萬歷十六年(1588年)進士,官至禮部尚書,卒謚文敏。董其昌精于書畫鑒賞,收藏很多名家作品,在書畫理論方面論著頗多,其南北宗的畫論對晚明以后的畫壇影響深遠。工書法,自謂于率易中得之,對后世書法影響很大。

龔照瑗(1835-1897),字仰蘧,號衛卿。安徽合肥人。曾任江蘇候補道。中法戰爭期間,為臺灣守軍轉運軍械。1886年任上海道臺。1887年李鴻章委其重辦機器織布局,1890年建成。1889年與各國領事磋商后,建立專管洋商租地事宜的上海會丈局。1891年遷浙江按察使,后任四川布政使、駐英法意比等國公使,1896年曾在英國捉放孫中山,演繹了另一個版本的捉放曹。同年回國,任宗人府丞。龔照瑗共有兩個兒子,長名心銘,次名心釗,均中進士,學養甚厚。龔心銘曾任刑部郎中奉天司行走,誥授奉政大夫。龔心釗是清代最后一任科舉考官。光緒年間,曾出任加拿大總領事。幾代為官,一門顯赫,家道殷實,資本雄厚,老合肥城的幾條街道都是龔家的店鋪。進入民國后,龔氏兄弟一時思想還難以適應,當時他們寓居上海,起初采取不仕新朝,不忘故里的態度,在合肥那邊繼續建造取名來自父親字號的蘧莊,這個被稱為豆隱大千界,池環小五洲的逍遙津。自號豆隱的龔心釗仍時而回合肥,將逍遙津工程收尾并完善,以存一處祖業遺于后世。但龔氏兄弟最后并未回合肥,他們看中了十里洋場的上海,并在此做起了收藏文物的生意。其實龔家的收藏至少在龔照瑗的上輩就自合肥開始了。但能稱得上收藏鑒賞家的,還是龔心銘、龔心釗倆兄弟。他們的收藏把玩從合肥延伸到上海,也從上海延續回合肥。因此。所藏之歷代玉璽、金餅、印章、字畫、青銅、瓷器等數量可觀,其中以楚國金餅及商鞅方升(現藏上海博物館,為上海博物館鎮館之寶。戰國商鞅方升,又稱商鞅量,是戰國時代秦國銅制量器,全長18.7厘米,升縱7厘米,橫12.5厘米,深2.3厘米,容積202.15立方厘米,重0.69千克,為長方形的有柄量器,器壁三面及底部均刻銘文。戰國商鞅方升是國寶級文物,是中國度量衡史不可不提的標志性器物,是戰國至秦漢容量、長度單位量值賴以比較的標準。是秦統一六國后造量器的標準器具,此器是研究秦國量制的極重要的資料,被國家文物局列入禁止出境展覽文物名錄)為著。龔氏兄弟不僅篤好文物,而且潛心研究,認真考證。龔家收藏的文物,精品頗多,而先生特別看重的卻是楚國金餅及商鞅方升,因看重這兩種重器,又將別墅改名為周爰秦量之室。龔心銘曾著錄《浦口湯泉小志》,文中收錄了先生撰寫的《周爰金考》、《秦鞅量考》二篇。

龔心釗(1870-1949),字懷希,號仲勉,安徽合肥人,寓居上海。是清代最后一任科舉考官。光緒年間出使英、法等國,清末出任加拿大總領事,是清代著名的外交家。龔心釗平生篤好文物,潛心研究,因此他收藏的文物,精品頗多。如秦商鞅方升,戰國越王劍,宋代米芾、馬遠、夏圭等名家書畫,宋汝窯盤,以及時大彬、徐友泉、陳鳴遠、陳曼生等制的紫砂壺。他所藏印章,既豐且精,有自戰國至六朝的銅、玉、石的官、私印章2000余方。1960年,龔心釗的后輩將珍藏的500余件文物,捐獻給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受到市人民政府表彰。

林則徐(17851850

手札一通二十開

水墨紙本 冊頁

鄭家溉題簽:林文忠公墨跡,鄭家溉拜題。鈐?。簭脑?span>

黃俊題跋:文忠與耦耕先生皆為有清一代名臣,道光十七年丁酉(1837年)文忠由蘇撫移督,兩湖其時,耦耕撫黔正此,書答復之,時也耦耕為嘉慶戊辰翰林,文忠后一科,故稱前輩,書中所稱,鏡海為唐確慎公鑒,時官貴州按察,慶鐘齋為慶林時,官貴州布政。魯輿為顏伯燾時,官云南巡撫,莘辳制軍為伊里布時總督云貴鄂中,周張兩君子者為周之琦、張岳崧,一巡撫一布政也,所稱南省題名善化居其七為夏家泰、黃兆麟、黃倬、黃友焯、王篤烈、張國英、彭卿云是也。所謂以營制邊防隄工監務為四大柱。言之娓娓,行之兢兢。其思危慮遠,藎臣勞苦之情狀,今猶躍然紙上。旋以鴉片兆釁,移湖督粵蘇浙。大吏不能折沖禦侮,致有定海寧波等地之陷爭,歸咎公才人交詬。文忠獲罷遣戌,遂有吾通商之約,外交敗壞兆端于此,因而醞釀以至今日。國有危亡之虞,益令人悵望忠懇任重之賢于不置云。漢農世講于長沙,誠為希世之珍,善寶藏之。癸未春后學長沙黃俊謹識。鈐?。狐S俊。

王嘯蘇題跋:款識:戊子(1948年)孟冬,后學長沙王嘯蘇謹識。鈐?。洪L沙王氏、嘯蘇

林文忠公墨跡前言:原收藏者王德文、王德充、王德符、王德曾謹啟。公元二○○九年五月。鈐?。和醯略?span>

鄭家溉題跋:癸未(1943年)秋,后學長沙鄭家溉拜識。鈐?。簭脑?span>

說明:此林則徐信札手跡二十開,系清道光十七年乙酉(1837年)九月十八日,時任湖廣總督的林則徐與賀耦耕的親筆信,賀時任貴州巡撫。信中談論時政民情,更敘兩人交往友情。此信札對于研究清代歷史有非常高的史料價值。其書法勁秀,造詣極高。此信札由王漢農先生收藏,王漢農先生曾請其舅鄭家溉及黃俊、王嘯蘇先后題跋。王漢農先生之子王德文、德充、德符、德曾撰寫林文忠公墨跡前言,詳述其父收藏經過。

尺寸:23×12.5cm×20 0.3平尺(每開)

賀長齡(17851848)字耦耕,號西涯,晚號耐庵,湖南善化人,原籍浙江會稽。嘉慶十三年進士,官40年,勤于職守,有惠政。道光元年,出為江西南昌知府。歷山東兗沂曹濟道、江蘇按察使,就遷布政使,佐巡撫陶澍創行海運。調山東。七年,署巡撫。十六年,擢貴州巡撫。

王漢農(19091941)原名王玉書。臨沭縣后白蓮峪村人。1930年考入山東省立臨沂第五中學。1935年考入北平華北大學??谷諔馉幈l后離校到沂水縣八路軍辦事處參加抗日。后以臨沂第五區自衛團長名義回鄉秘密組建起300多人抗日隊伍。19411月該部開往南方編入新四軍,王漢農留在本地組建新政權和抗日武裝,任青云區區長,并很快建起200多人的抗敵自衛軍,任營長。八路軍某部擴軍連連長季玉昌投敵,于19417月策動王漢農部20余名士兵叛變,包圍了營部。王漢農在戰斗中犧牲。

林則徐(1785-1850),字元撫,又字少穆、石麟,晚號俟村老人、俟村退叟、七十二峰退叟、瓶泉居士、櫟社散人等。福建侯官人。是清朝后期著名政治家、思想家和詩人,是中華民族抵御外辱過程中偉大的民族英雄,官至一品,曾任江蘇巡撫、兩廣總督、湖廣總督、陜甘總督和云貴總督,兩次受命為欽差大臣;因其主張嚴禁鴉片、抵抗西方的侵略、堅持維護中國主權和民族利益深受全世界中國人的敬仰。

鄭家溉(1871-1944),抗日烈士。湖南省長沙縣人,1871年生。曾在清翰林院供職。他以書法著名,早年專習顏真卿、懷素,后學黃庭堅,遍涉名家,博采眾長,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1934年,偽滿洲國妄圖網羅一批清末遺老為日軍服務,他毅然率領全家離開北京,輾轉返回長沙定居。1944年日軍大肆侵犯湖南,他避難湘鄉。當時日軍妄圖在占領區中物色一批有名望有地位的中國人組成維持會,找上他,既以高官厚祿相誘,又進行威逼。他斷然拒絕,自知日軍不會輕易放手,便縱身跳入池塘自盡,被日軍發覺后,又遭亂槍射殺,時年73歲。徐特立在延安指出:“長沙翰林鄭家溉拒絕日本帝國主義維持會的職務而遭屠殺,以死完成自己的民族氣節。

王嘯蘇,湖南長沙人。自1928年起任湖南大學教授多年。著有《疏庵詩稿》。王嘯蘇先生,以字行,長沙人。家素貧,初以課徒自給,后為中學師。五十歲時赴北京入清華研究院,師從梁啟超、王國維、陳寅恪,清華畢業還湘,以詩文講授于湖南大學預科。先后執教于蘭州大學、湖南大學。

王文治(1730-1802

行書詩冊三十二開

水墨紙本 冊頁

鈐?。寒嫸U、玉保、王氏禹卿、夢樓(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P17,第27號、第14號、第10號,文物出版社,1987年。)

款識:戊申(1788年)花朝后二日,同館弟王文治。

蕭平題簽條:王文治詩翰冊,蕭平簽。鈐?。菏捚?span>

蕭平題錦盒:王夢樓詩翰真跡冊,戈父蕭平署。鈐?。菏捚?span>

尺寸:25.5×15cm×32 0.3平尺(每開)

蕭平(b.1942),祖籍江蘇揚州。別署平之、戈父。室名愛蓮居。1963年畢業于江蘇省國畫院,曾任書畫鑒定之職于南京博物院十九年,1981年調江蘇省國畫院,任江蘇省國畫院國家一級美術師。兼任南京藝術學院、南京農業大學、揚州大學教授、江蘇省美術館鑒定顧問等職。蕭平是一位集繪畫、書法、鑒賞、史論于一身的藝術家,在各個藝術領域都取得突出成就,在當今中國畫壇實屬罕見;蕭平的中國畫創作題材廣泛,山水、花鳥、人物無不精湛;蕭平在書畫創作的同時,潛心于古今書畫真偽的辨識及中國書畫史研究,又是一位飲譽海內外的書畫鑒賞家。

愛新覺羅?永瑢(1744-1790

《華間堂橅古貼存》五冊一百八十三幀

水墨紙本 冊頁

鈐?。夯柿淤|郡王(5次)、永瑢(5次)(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P227,文物出版社,1995年。)

款識:1、皇六子質郡王永瑢臨。

2、乾隆丙午(1786年)七月,皇六子質郡王永瑢臨。

說明:此作品由三多堂后人友情提供。

尺寸:28×14.7cm×183 0.4平尺(每幅)

曹家大院又稱三多堂,是明清晉商巨富曹氏家族的一座宅院,曹家大院占地10600平方米整體的布局呈字型。被譽為中華民宅之奇葩,距今已有400多年的歷史,1999年被辟為三多堂博物館。

曹家始祖曹邦彥是太原晉祠花塔村人。以賣砂鍋為生,明洪武年間舉家遷移到太谷北洸村,兼以耕作。到第14字輩中有個叫曹三喜的獨闖關東做買賣,獲利甚豐,當時所謂關外七廳均有曹家的商號。清兵入關,又把生意做到關內,先在太谷設號,向全國輻射。到道光、咸豐年間,達到鼎盛,大江南北都有曹家的鋪面,達640余座,資產高達1200萬白銀,雇員有37000人,當時民眾有凡是有麻雀飛過的地方都有曹家的商號的說法。后又跨出國門,東到日本,北到莫斯科,西到巴黎、倫敦,把國內的茶葉、布匹輸往國外,引進日本的鋼鐵,高麗的人參,俄羅斯的金屬制品。曹家在山西和蒙古之間走出了一條茶葉之道,可與歷史上的絲綢之路相媲美。

三多堂是曹家第十九代所創建。三多是取多子、多福、多壽的意思,與三多堂并列的還有五桂堂、懷義堂等。其他幾個堂在鼎盛時期一過就相繼衰落下來,唯有三多堂獨秀其門,仍保持著旺盛的勢頭。所以三多堂不僅是曹氏家族的一個分支,而且還是曹氏商業的杰出代表。

三多堂曹家收藏巨富,除收藏歷代名人書畫外,還收藏明清家具等。三多堂博物館展出的是明清家具,一共陳列有400多件;珍寶館中的金火車頭鐘,也是一件稀世之寶。它是用黃、白、烏三種金制成的,重約42公斤,上面有時鐘、晴雨表。上好發條還可沿軌道前進呢!據說它本是法國給清廷的貢品,只因西太后逃往西安路經曹家時以此作抵押,向曹家借款,于是才流落到大院內。另外三多堂收藏的仇英臨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仇英所臨,頗得神韻,珍罕非常。

稀世珍寶在故宮,民間珍寶三多堂可謂不虛言也。

趙淇(1239-1307

松鶴福祿

設色絹本 立軸

鈐?。黑w淇之印

鑒藏印:宣德御寶

說明:姜后善題木盒:趙淇字元德號平遠又號大初道人,至元年中人。朝鮮茅山生姜后善題簽。

尺寸:63×50cm 2.8平尺

姜后善(1852-1891),韓國京畿道安城茅山生,朝鮮時代后期著名漢學家。

盛懋(元)

山水人物八幀

設色絹本 手卷

款識:武塘盛懋。

鈐?。菏㈨?、子昭

鑒藏?。郝谜涿?span>

邢侗題跋:古人得意處極大方,極工細,倪黃輩皆以逸品見長,惟盛子昭最為工致,是幀絹素,雖不盡白,而一種精神團聚處,固不可及,案頭對此亦足遣興。萬歷辛丑秋七月之望,觀于婁東碧梧軒。邢侗。鈐?。盒隙敝?span>

說明:漫堂珍秘應為宋犖收藏印。

尺寸:畫21×16cm×8 0.3平尺(每幀);跋19×12cm×2

邢侗(1551-1612),字子愿,號知吾,臨邑(今山東德州)人,明代書法家。明萬歷二年進士,官至陜西太仆寺少卿。善畫,能詩文,工書,書法為海內外所珍視。與董其昌、米萬鐘、張瑞圖并稱晚明四大家。

宋犖(1634-1713),字牧仲,號漫堂,一號西陂,別號綿津山人。商丘雪苑六子之一,著名詩人,書畫家、文物收藏家和鑒賞家。

陸治(1496-1576

踞山獅子圖

設色紙本 立軸

題跋:圓其目,仰其鼻,奮髯吐舌威見齒,舞其足,前其耳,左顧右盼喜見尾,雖猛而和乃其戲,巖巖高堂護燕幾,啼呼顛躓走百鬼,嗚呼妙哉古陸子。陸叔平是圖希蹤探微,故為書東坡屏風贊,為踞山獅子生色。鈐?。亨u炳泰印、午風堂書畫印

著錄:《高野山遍照尊院目黑師,青島天籟洞井上家藏品入札》目錄,東京美術俱樂部,1935年,圖版27。

展覽:高野山遍照尊院目黑師,青島天籟洞井上家藏品入札,東京美術俱樂部,193592829日。

說明:1、此作品經由濰縣陳介祺家、青島天籟洞井上家遞藏。

2、附老票據、手書考證。

畫心:46.5×18cm 0.8平尺

詩堂:18×18cm 0.3平尺

鄒炳泰(1741-1820),清朝乾隆、嘉慶年間政治人物、藏書家。字仲文,號曉屏,江蘇無錫人。歷官遷國子監司業、國子祭酒,內閣學士,調山東、江西學政、禮部侍郎、左都御史,遷兵部、吏部、戶部尚書、協辦大學士等要職。嗜藏書,因其手不釋卷,得以博聞強記,任《四庫全書》纂修官期間,又得見許多罕見秘本,手自抄錄秘本數種。進呈四庫全書館圖書有數種,《四庫全書總目》集部著錄有其家藏《劉隨州集》。藏書樓有午風堂,著有《午風堂叢談》八卷。

井上源太,明治大正時期著名的中國美術品收藏家,收藏范圍廣泛,如中國書畫、文房四寶、佛像古玩,他但是當時有名的藏家,更是著名的文房研究家,發表過不少研究文章。昭和十年(1935年)所舉行的《高野山遍照尊院目黑師、青島天籟洞井上家藏品入札》,藏品均是由收藏家本人所釋出。高野山遍照尊院目黑隆見住持、青島天籟洞井上家井上源太,兩人之所以共同出品,乃因遍照尊院目黑隆見住持為修繕再興遍照尊院而拿出畢生所藏,而井上源太先生也捐出自己所藏的書畫、文房四寶,一同為修繕寺院籌集經費,成為一段佳話。

陳介祺(1813-1884), 字壽卿,號簠齋,晚號海濱病史、齊東陶父,山東濰縣(今濰坊)人。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進士,官至翰林院編修。居京時廣泛涉獵各種文化典籍,對于經史、義理、訓詁、辭章、音韻等學問,無不深入研究,而尤酷愛金石文字的搜集與考證。曾向當時著名學者阮元求教質疑,并與何紹基、吳式芬、李方亦等許多金石學者互相切磋。他不惜巨資搜集文物,僅三代、秦漢古印一項,就有7000余方。1850年(道光三十年),他在家鄉濰縣城內舊居建成萬印樓一幢。在許瀚、吳式芬、何紹基等人協助下,他將所收藏的古印、封泥反復鑒別,系統整理,編成《簠齋印章》。他在京時,目睹朝廷喪權辱國,不滿官場腐敗,咸豐四年(1854年)借口處理母親的喪事返歸故里,從此不再復出為官。著有《簠齋傳古別錄》,《簠齋藏古目》、《簠齋藏古冊目并題記》等。

文徵明(1470-1559

溪岸對話

設色泥金紙本 扇面

鈐?。横缑?、衡山

款識:是歲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將歸于臨皋。二客從予過黃泥之坂。霜露既降,木葉盡脫,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已而嘆曰:有客無酒,有酒無肴,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如松江之鱸。顧安所得酒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需。于是攜酒與魚,復游于赤壁之下。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復識矣。予乃攝衣而上,履讒巖,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龍,攀棲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宮。蓋二客不能從焉。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肅然而恐,凜乎其不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聽其所止而休焉。時夜將半,四顧寂寥。適有孤鶴,橫江東來。翅如車輪,玄裳縞衣,戛然長鳴,掠予舟而西也。須臾客去,予亦就睡。夢一道士,羽衣蹁躚,過臨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游樂乎?問其姓名,俯而不答。嗚呼!噫嘻!我知之矣。疇昔之夜,飛鳴而過我者,非子也邪?道士顧笑,余亦驚悟。開戶視之,不見其處。右后赤壁賦。嘉靖辛亥(1551年)冬十月廿又三日書并?以圖。徵明。

尺寸:17.5×49cm




范寬(傳)(950-1032

賣魚沽酒圖

水墨絹本 鏡心

鑒藏?。簳x府書畫之印、世襄所藏

款識:范寬。

王世襄題跋:宋范寬賣魚沽酒神品。暢安記。鈐?。和跏老逵?span>

說明:晉府書畫之印為朱棡收藏印。

直徑:25.5cm

朱棡(1358-1398),為明太祖朱元璋第三子。他學文于宋濂,學書于杜環,博雅好古,收藏甚富。所見收藏印記有晉府書畫之印、晉國奎章、清和珍玩、乾坤清玩、敬惪堂圖書等。

王世襄(1914-2009),字暢安,北京人,祖籍福建福州。著名文物專家、學者、文物鑒賞家、收藏家、國家文物局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研究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1938年獲燕京大學文學院國文系學士學位。1941年獲燕京大學文學院碩士。19473月任故宮博物院古物館科長及編纂。196210月任文物博物館研究所、文物保護科學技術研究所副研究員。1983年任文化部文物局中國文物研究所研究員。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榮寶齋(上海)拍賣
第一時間獲得最新資訊及高清大圖

拍賣預告

榮寶齋(上海)九周年書畫精品拍賣會

預展時間:2020年
拍賣時間:

預展時間:2020年10月23日-24日

拍賣時間:2020年10月25日

拍賣地點:上海市虹口區東大名路501號白玉蘭廣場辦公樓空中大堂(36樓)

公司地址:上海市虹口區東大名路948號白金灣廣場15樓

公司電話:021-65867799 

公司郵箱:rbzsh@art139.com



精品賞析
欧乐棋牌大厅下载 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2018 下载大众麻将 怎么举报网络赌博 开元棋牌下载app送18 河南快3追号计划 街机千炮捕鱼4破解版 琼崖海南麻将手机版 亲朋棋牌砸蛋官网 排列3走势图 吉林快3单双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天天捕鱼电玩版赢话费 天天爱海南麻将app下载 乐享北京麻将能作弊吗 棋牌类游戏大厅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